教育
首页>教育>正文

【暖新闻】励志!自幼被判“几乎全盲”的“宝藏男孩”,圆了大学梦

2020-09-1509:42:35来源:中国徐州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原标题:【暖新闻】励志!自幼被判“几乎全盲”的“宝藏男孩”,圆了大学梦)

◎文/图 徐报融媒记者 吴云 见习记者 吴浩然

9月10日,19岁的徐州男孩蒋佩文收到了长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十年寒窗有多苦,对于蒋佩文来说,体会比一般人深刻。蒋佩文是个视障男孩,佩戴800度近视眼镜视力仍然达不到0.1。从上幼儿园起,就经常带伤回家,小学和初中阶段,他的课桌一直与讲台平齐才能看见黑板,而高中阶段更是他独自在青岛盲校完成了学习。

“不放弃、不服输”,是父母、师长对他的共同评价。如今的蒋佩文,不仅成绩优秀、生活完全能够自理,而且可以照顾他人,成了家人的骄傲。

被判“几乎全盲”,每天带伤回家

9月11日,在国基城邦蒋佩文家中,父亲蒋先生让儿子拿出长春大学录取通知书,指着“特殊教育专业”说,这个专业是师范类,儿子和那些视力正常的学生一起接受高等教育,毕业后的工作是教育特殊儿童。

“作为视障者,我特别了解那些孩子的心理和需求,非常想帮助他们健康成长。”清瘦斯文的蒋佩文说。

蒋佩文的成长道路极其艰辛。

2001年5月因意外7个月早产,在保温箱里睡了一个多月,半岁以后又进过几次高压氧舱。但小佩文长到七八个月以后,母亲发现他跟其他婴儿不一样:拿玩具哄他的时候,视线不跟着玩具走,做动作逗他也逗不笑,而且经常把手拿到贴近眼睛的地方看。一岁以后开始学走路时,他总是小心翼翼不敢挪步,直到20个月大时才学会走路。

3岁时,佩文能认视力表了,蒋先生夫妻带他到医院检查,专家说:“这孩子几乎是全盲,你们还是再要一个吧。”夫妻俩不死心,又跑到北京的医院,得到的结论仍然让人绝望,“视力只能这样了,没有干预的希望了”。

更让蒋先生揪心的是,小佩文还伴有眼球震颤,看东西是晃动的,就像坐在汽车里一样。

小佩文戴上了800度的近视镜,但视力仍然不到0.1,只能看到大致的轮廓。进了小区附近的幼儿园,因为眼睛看不清,他总是把玩具拿到贴着眼睛的地方玩,别的小朋友认为他在抢玩具,经常闹矛盾,几乎每天都带伤回家。但妈妈问他第二天还去不去时,他总是倔强地说“去”!

学习捏面人。

坐讲台边上课,做事从不服输

幼儿园以玩乐为主,老师照顾得也很周到,小佩文算是平稳度过。但进入小学,各方面的压力就来了。

第一次入学面试,6岁的佩文因为不会20以内加减法没有通过,虽然幼儿园也教过,但他看不清黑板,无法学习。回家后,妈妈杨女士每天掰着手指教他,第二次面试时顺利通过。

一年级的第一个学期,小佩文仅靠听觉进行学习,在学校走路经常摔倒。期末考试别的小朋友都是90多分甚至满分,而他语文和数学都考了30多。班主任很为难,几次找到杨女士,劝她把孩子送到特教学校去。

杨女士是一名中学老师,工作单位在老家安徽砀山县。本来她想着让孩子在徐州接受良好的教育,但视障却是一个难以跨越的鸿沟。夫妻俩几番商量,决定把儿子带回老家的农村小学试试。

“没想到,小佩文在农村小学适应得特别好。”蒋先生说,因为大部分孩子都被送到县城读书,佩文去的村小一个班级只有10名学生,老师对他特别照顾,将他的课桌放在与讲桌平齐的位置,而且刻意把字写得很大,小佩文上课再也不担心看不清黑板了。

从小就不服输的性格,让蒋佩文做什么事都不甘落后。他爱看书,知识面很广;他喜欢画画,妈妈担心伤眼睛不让他画,他就在地上画、门上画;上二年级时在姥姥家看到表哥表姐都学会了骑自行车,他也要学,但姥姥不准,他就每天放学后偷偷学,不知摔了多少跤、撞了多少回。两个星期后,蒋佩文终于学会骑自行车,全家人又惊又喜。

蒋佩文非常喜欢看书。

转回普通中学,凌晨“闻鸡起舞”

小学毕业后,蒋先生担心儿子适应不了紧张的中学学习,打算将他送到徐州特教学校,“我当时觉得他反正考不上大学,不如学点按摩之类的技术,将来能够自食其力。”

在特教学校的入学考试中,小佩文的成绩让老师非常满意,说是这几年来收到的最优秀的一名学生。开学仅仅4天,有一位老师就给蒋先生打来电话:“佩文语文成绩完全能够达到正常中学学生的水平,建议他到普通初中就读,去考青岛盲校,然后再考大学。”

小佩文的命运就此改变,青岛盲校成了他奋斗的目标。小佩文回到砀山继续读初中,而且是住宿生,学会了生活自理。老师依旧将他的课桌单独安排在讲桌旁边。在宿舍里,没有闹钟没有手表,他每天自己凌晨五点半就起床背诵,夜晚十点半以后才上床睡觉。

虽然眼睛看不清,但他跟同学一样每天出操、上体育课。有一次在体育课他被同学绊倒了,手指甲都被掀掉了,他愣是没给父母说。蒋先生周末到宿舍看他时,发现了一箱同学家长送的奶,才知道真相,心疼得要命。但小佩文却若无其事地说:“没事,当时就到医务室包扎过了。”

青岛盲校是一所公办特殊教育学校,不但食宿全免,而且每学期发放1200元补贴,面向全国仅招生24人。2016年,初中毕业的蒋佩文第一次去青岛盲校参加考试时,看到很多来自各地的盲童多才多艺,感觉到了自身的差距,以20多分的差距名落孙山。但他没有放弃,回去又复读了一年,第二年以超过分数线20多分的成绩被录取。那一年,他16岁。

蒋佩文切菜的时候为了看清楚,腰几乎弯下了90度。

独自青岛求学,往返全靠自己

去青岛求学,自强的蒋佩文只让爸爸送了一次,后来全靠自己摸索。

“爸爸你看,你送我一次来回车票加住宿要花上千元。我就是从火车站打车去学校,也只要100元。”佩文的一笔账算得爸爸妈妈心服口服,心中万般不放心,但也还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他自己去了。

可蒋佩文哪里舍得打车啊,节俭的他一学期500元零花钱都花不完。第一次独自返校,他花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才摸出青岛火车站,然后拿着一只小望远镜辨认公交车的线路,终于踏上了去学校的公交车。事后他对爸爸说:“我一定要把火车站摸熟,还要在这上三年呢。”

在青岛盲校,视障孩子都有大字教材可以使用,考试的卷子字号相当于3号字。全盲的孩子则使用盲文。老师们特别认真负责,对学生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我们的班主任姓肖,我们都喊她肖妈。”蒋佩文说。

盲校的课程设置与普通高中一致,疫情期间也是居家进行线上学习。但蒋佩文在家学习也没有丝毫放松,每天起早贪黑复习功课,从不需要父母督促。课堂笔记记得工工整整,经常受到老师表扬。喜欢画画的他,经常在笔记本上作画。

有心人,天不负。6月份是特殊教育学校高考的日子,蒋佩文所报的长春大学特殊教育专业只收4名视障者,当时有几百人去报考,最终他以338分的成绩被录取。

学面塑学日语,想做文化使者

高考后的蒋佩文,将自己的暑假安排得充实而又有意义。

他拾起对艺术的爱好,拜徐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程友真为师,开始学习面塑,成为他的关门弟子。仅仅半个月的时间,他就能捏出栩栩如生的作品,而且经常会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改造,比如在绿叶上捏出一只毛毛虫,或者将仕女的发髻改成长发披肩,老师夸赞他有灵性、学得快,而且敢于创新。

闲暇时间,他还利用手机上的软件自学日语。因为他了解到长春大学与日本交流很多,他将来打算考研并出国留学,希望能成为中日文化交流的使者,在日本传播中国文化。

假期在家,蒋佩文心疼父母上班辛苦,包揽了很多家务活,做饭、洗碗、拖地,还负责照顾弟弟的生活。干活的时候为了看清,腰都弯成了90度,但他觉得很开心。

“儿子小的时候,有人担心这孩子会是我一辈子的负担。我都没想到他这么自强,考上了本科,而且自理能力非常强,有梦想有规划,超过了很多身体健康的同龄孩子。”蒋先生欣慰地说,有时候逆境对孩子的成长来说反倒是一笔财富,所以说无论遇到什么困境,都不要轻言放弃。

责任编辑:刘琰(EN004)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