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首页>教育>正文

私募爆仓、监管收紧,教育培训中概股暴跌谁“背锅”

2021-03-2910:47:13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过去一周,中概股经历了“至暗时刻”,多只中概股股价接近腰斩。爱奇艺当周股价最高触及29美元/股后,一度跌至14.6美元/股;腾讯音乐股价最高到32.25美元/股,后最低一度跌到16.31美元/股;唯品会股价从最高46美元/股一度跌至24.98美元/股,周五(3月26日)收盘报31.19美元/股。

  记者梳理Wind数据发现,上周中概股平均跌幅(按算术平均计算)达到6.63%,其中纳斯达克上市中概股平均跌幅达9.89%,纽交所上市中概股跌幅超过10.6%。

  分行业来看,教育培训行业下跌幅度最大,当周下跌16.47%,文化传媒跌幅居次,下跌15.04%,网络游戏下跌14.42%。

  中概股缘何集体多日暴跌?综合来看或有诸多因素,包括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的持续推进、对在线教育机构的监管收紧等,但周五引发暴跌的最大原因或来自家族办公室Archegos Capital爆仓。

  暴跌皆因Bill Hwang?

  根据外媒报道,周五部分中概股高位崩盘是受到拥有数十亿美元净资产的Archegos Capital爆仓拖累。而市场得知这一消息的途径,来自于网上流传的一封高盛内部电子邮件。

  邮件显示,高盛在周五开盘前为一个未显示名字的卖方挂出多只中概股的卖单,具体操作包括卖出1000万股百度,报价每股185美元;5000万股腾讯音乐,报价每股17.6美元;3200万股唯品会,报价每股27.6美元。

  远低于市价的大量抛单从机构放出,直接导致了这些中概股股价跳水。除上述中概股外,受到影响的美股还包括媒体集团Viacom CBS(当日跌幅超 26%)、Discovery(当日下跌27%)。

  资本市场参与者纷纷开始寻找谁是清盘的“罪魁祸首”。根据持仓的拟合度,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前老虎亚洲基金创始人比尔・黄(Bill Hwang)身上。公开信息显示,比尔曾是老虎基金创办人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的左膀右臂,专门管理基金在中国、日本及韩国的股票投资,此次爆仓的Archegos Capital正是由比尔创办。

  据了解,比尔擅长通过高杠杆交易获得回报。2012年比尔从2亿美元左右的自有资金起步,2021年初,其个人资金已经增加至50亿美元,并通过5倍杠杆在2月内获得200%的收益。

  3月16日,比尔的重仓股Viacom宣布高价增发股票引发闪跌,由于比尔并未锁利卖出,又未能追加保证金,不得已被迫清仓,而此次领跌的几个中概股皆属其重仓组合。

  有人评论称,比尔可能是人类史上单个投资者单日亏损的巅峰。

  校外培训监管趋严

  从时间点来看,教育板块中概股的普跌除了机构爆仓外,或许还有其他原因。

  3月27日,教育部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微言教育针对网传“双减”试点回应称,规范校外培训及减轻学生过重课外负担是常态工作,国家和地方出台政策以官方渠道发布内容为准,谨防误传形成不确切信息。

  尽管如此,规范在线教育机构的监管力度正在持续加码。

  比如,3月有多起收购教育公司股权案被判定违反《反垄断法》。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猿辅导股权案、好未来教育集团收购哒哒教育集团股权案等十起案件均违反了《反垄断法》第二十一条,构成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评估认为不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并对此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监管也多次针对在线教育发声。教育部官网信息显示,3月23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发布校外培训风险提示,提醒广大家长给孩子选择培训机构和缴纳培训费用时要注意培训机构的资质,同时避免一次性缴纳大量费用。

  3月26日,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安部网安局副局长李彤介绍,针对一些网课平台和教育类APP存在低俗视频链接、有害信息等问题,2020年8月,公安机关部署开展了为期4个月的“中小学网课网络环境专项整治”,共排查属地教育类APP和网课平台4900余款,行政处罚423款,责令整改1058款,下架636款,给广大青少年创造安全清朗的网络环境。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12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3.42亿人,占网民整体的34.6%。中科院数据显示,2020年暑期前后猿辅导、好未来、作业帮、高途课堂、网易有道等在线教育平台正价课用户数共计1216.57万人。用户人数还在上升,保护个人信息的安全性尤为重要。

  近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印发《常见类型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必要个人信息范围规定》,将自5月1日起施行,明确移动互联网APP运营者不得因用户不同意收集非必要个人信息,而拒绝用户使用APP基本功能服务,并明确了39种常见类型APP的必要个人信息范围。其中,在学习教育类APP上,基本功能服务为“在线辅导、网络课堂等”,其必要个人信息为注册用户移动电话号码。

  在线教育宣传也在收紧。2019年起在线教育机构的广告投放竞争开始逐渐升温,并在2020年资本大量进入后达到高峰。今年初,各大电视台黄金时间段可见铺天盖地的在线课程广告,乱象也因此丛生。四大在线教育机构一度出现聘请同一位“教师”代言人而被中纪委点名。据悉,该代言人以不同学科老师的形象出现在广告中,不仅是从事多年小学数学教学,还同时教了40年英语。春节后不久,不仅央视在线教育广告被撤下,多个广告露出渠道也取消了有关在线教育的席位。

  华创证券预计,在线教育广告的投放将逐步规范化,贩卖焦虑、虚假宣传等广告乱象将得到整治。同时,广告投放开支也可能会有所缩减,在线教育机构过去两年通过高成本营销获客来换取规模增长的思路将逐渐转化,在线教育机构将从互联网逻辑回归到教育逻辑。

责任编辑:王凯琪(EN090)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